鱼皮要去干净

嗝。

纸面具被剪了一半

「致友谊

激情短打

超絮叨」

你们是很好的朋友。很好,很好。

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。那还是在小学的时候,记得有一回,学校举办了活动,每个班选两名同学去校民族馆参加。老师立马报出了她的名字,想到你俩一直在一起玩,于是你也被选上了。

毕竟机会难得,而且去过的次数也不多,你们一进民族馆便东看看西摸摸,还不时发出“感慨”,跟没见过世面一样。

“诶那里有介绍美食文化的。”“那我在这里做面具。”你们选了不同的项目,你想要画面具,它们很好看。

“你想画哪个呀?”组织活动的学姐人很和善。“就这个吧。”你指了指一副面具。学姐帮你描了一份原图,给你在闪闪发光的银色的纸上临摹并且剪下来。临摹完毕,你十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纸面具,拿起剪刀准备开剪。

马上要上课了,还有三五分钟就是下午第一节课了。你看着自己手上的纸面具,一时半会儿也剪不完啊,正犹豫着,她来了:“等会要上课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“嗯,那我这个不要了。”你终于决定放弃这个剪了一半的纸面具。没成想却被她看上了,像个收破烂的一样:“诶那我要了。”顿时你心中充斥着不满,边走出民族馆边对她说:“你还给我!”

她愣了一下:“......我想要这个。”“它是我的。”“可是你已经不要了呀。”“给我,这原来就是我的。你还想不想和我做朋友了?”你咄咄逼人的语气吓住了她,最后她为了“朋友”,只能不情愿地交给了你。

霎时间,她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,她无地自容,却必须面对。你不想理她,快步走下楼梯,远去的背影后她一个人慢慢地跟着。她从没见过你这样,确实,你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说这话。

接下来的这整整半天,你俩谁也没搭理过谁。但事情总会过去,也许这个布满剪印的纸面具早就被丢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默默地承受着友谊的破裂,疮口的疼痛,可实在是很痛啊。也许疮口会愈合,你们也把这件事埋在心底,不对任何人讲。

后来,你们各奔东西,你考上了别区的民办中学,而她因为成绩不好直升了对口中学,于是你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,也不敢去提起以前的那些事。再次碰面是一同回校看小学老师,说起来,还是疏远了不少。

致友谊,愿永不会出现裂痕。


*菜鸡勿喷

*根据真实事件改编

老师你忘了这是体育课?

「记录生活中的美好」

你是很聪明的,而且很负责任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,戴着圆圆的眼镜,是个男老师。你却也总爱占我们班的副课。音乐课啦,美术课啦之类的。

“音乐课我来上吧。”

“我不太想让你们上美术课呢。”

总之,你什么课都爱占,就是不占“体育课”,但是“体锻课”你还是会占的(这两个不一样哦)。由于我们班同学普遍身高较矮,要多运动嘛,所以......体育课必须得上!哈哈哈哈。

那天下午大课间出操回来,你问了我们:“下节什么课啊?”明明是体锻课,却有很多同学大声地说:“体育课!!”我没说话,心里在暗暗地想:难道不是体锻课吗?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体育呢?

你微笑着点点头,巡视了一遍班里的同学,“好那你们上课的时候注意安全。”你就这样走出了教室门,头也不回的那种。

“为什么大家都说体育课啊?”我终于问了同学这个问题。“他会占体锻课但是不会占体育课啊!”她看了看我回答。我瞬间恍然大明白!这个对我们班的课程了如指掌的老师竟然忘记了这节课!还是说你压根没想占?但就你天天占课的习惯来讲这属实不正常。

我们既惊又喜地上完了整节体锻课,下了课便欢畅淋漓回到班里。“哎他居然没占课......”这样愉快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教室,但就在你到来之前,大家好像有预知超能力一般知趣地闭上了嘴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
*菜鸡勿喷

*根据真实事件改编

耶耶耶咕了好久的画

前两天肝完了哦吼吼

来到LOFTER的第一天

第一条

嗯,不多说什么

来点小可爱们吧

哈哈哈👏🏻